新疆11选5试机号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文藝評論  >  正文
《慶余年》的現代價值——我們需要什么樣的“網改劇”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14日 09:23:23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鮑遠福

  在2019年至2020年跨年之際,網絡文學熱門IP的改編劇—— 《慶余年》(第一季)幾乎引發“全民追劇”的盛況, 《慶余年》的重磅來襲,再一次在2019年年末掀起一場全網追更、探討、研究乃至吐槽“網改劇”的熱潮。

  電視劇《慶余年》改編自起點白金大神作家貓膩(曉峰)的同名網絡小說,講述了一個患有重度“肌無力”癥的現代青年范慎,死后“穿越”到數萬年以后重啟文明的人類世界,在一個叫做“慶國”的王朝以“范閑”的身份重獲新生,并攪動這一“后人類時空”社會秩序的故事?!皯c國” (以及劇中的“北齊” )是封建國家,而“穿越重生”后的范閑又帶著前世現代生活的記憶以及現代人的獨立精神與自由意志,于是,“新時代精神”與“舊王權制度”的“兩極”就在生動詼諧的敘事安排與懸念迭起的“故事線”建構中發生了劇烈的沖撞與翻轉,產生了強烈的戲劇張力與審美愉悅。電視劇基本忠實于原著,并在“跨媒介表意”的過程中做出了一些創造性改編,例如刪除了一些支脈性質的“故事線” ,添加了一些富有戲劇沖突的故事場景與“腦洞”設計,還植入了一些幽默風趣卻更易于塑造人物形象的情節與對白,創建了一個與原著小說“內容同構”卻又包含某些“新質”的“慶國世界” 。因此,自從上線播出以來,這部一波三折的“網改劇”不僅得到了“原著黨”的“灌水加持” ,更是吸引了無數“吃瓜群眾”的傾情圍觀,迅速地成為新媒體社交平臺“熱搜榜”的“話題源” ,諸如“原著黨”與“非原著黨”的爭論,以及學術界關于“古裝劇”社會價值的反思,等等。種種因素的加持,使得轉化自熱門網文IP的《慶余年》成為一部質量上乘的“網改劇”“神作” ,并構成了2019年年末電視藝術市場的一道靚麗風景線。

  《慶余年》第一季完結后,雖然有劇迷詬病其“結局倉促” ,但其仍然獲得豆瓣平臺7 . 9分的專業評價。 《慶余年》的成功在新世紀以來熱門IP “網改劇”的版圖中,具有某種“標桿”的性質和意義。

  首先,《慶余年》穿越+科幻的類型使其在題材上具有稀缺性和典型性特點。眾所周知, 2011年女頻穿越題材“網改劇” 《步步驚心》 “大火”之后,一系列以“大女主”為主題的國產穿越劇中出現了“扎堆”和“霸屏”趨勢,這些“網改劇”以“穿越”或“架空歷史”為噱頭,結果卻陷入了歷史虛無主義的窠臼,它們為了追求所謂“逆襲”或“爽感”而不尊重歷史,世界觀混亂。 《慶余年》原著小說雖是穿越主題,但它的出彩之處在于其更突出“大男主”的內容特色,且用心構建了一個氣勢磅礴的人類文明浴火重生后的“未來世界” ,這個世界雖然保留封建時代的特征,卻又從人類歷史軌跡的“母體”中斷裂開來,具有邏輯上的自洽屬性。電視劇立足于原著創造性的時空情境塑造,對原著的主題做出了合理化的改編。這些原著網絡小說中語言描述的想象性情節,經由影像化的改編,更直觀地呈現了現代人的求新思維與舊時代的矛盾沖突,詼諧有趣的情節突轉更是增強了觀眾的觀劇快感,親和、接地氣的故事代入也能有效緩解和釋放當代觀眾在繁重機械的工作、學習和生活中所積壓的心理重荷與精神壓力。這種題材稀缺性及其在視聽語言層面所做出的“陌生化”處理所產生的接受效果,與被譽為穿越題材“網改劇”鼻祖的《尋秦記》 (2001)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其次,電視劇的第一季不僅相對完整地呈現了主人公范閑“澹州成長”“京都風云”和“出使北齊”三個階段的“故事線” ,而且還比較出彩地塑造了形象鮮明且富于變化的人物群像譜系,從而有力地提升了當代“網改劇”的藝術品位和表演的層次感。從劇情上來看, 《慶余年》的故事情節與結構邏輯嚴謹,并體現出一定的敘事張力,特別是“大結局”的巨大反轉(言冰云刺殺范閑)不僅為第二季的劇情埋下了伏筆,而且在情節設置上體現出了對美劇、英劇、韓劇等深受青年亞文化群體青睞的當代電視藝術手法的借鑒,顯現出國產電視劇在內容生產、制播形式和傳授方式上貼近現實觀眾需求、努力尋求變革的文化心態,這是國產電視劇在發展轉型期中體現出來的積極變化。除此以外, 《慶余年》并沒有像其他“網改劇”那樣過分迷戀話題分量足的“流量明星”或精致華麗的道服化效果(如《花千骨》 《斗破蒼穹》 《將夜》 《九州縹緲錄》 ) ,而是著力通過老中青三代實力派演員各具特色的表演來支撐起原著小說中宏大的世界觀設定與復雜的人物關系網絡。除了著力塑造主人公范閑形象的不同側面之外, 《慶余年》還十分出色地刻畫出了一眾個性鮮明的人物群像譜系,使得《慶余年》為觀眾傾力打造了一座充滿藝術美感的人物畫廊,這也極大地提升了“網改劇”的戲劇張力,豐富了當代電視藝術的審美內涵。

  再次,電視劇保留了原著小說關于“現代意識與古代思想的碰撞”這一主題,并通過人物形象塑造和故事情節的合理演繹來凸顯和肯定人的個性與價值,體現了電視藝術對于人性光輝的謳歌與贊頌。如果說原著小說是“以爽文來抒寫情懷”的話,那么電視劇的視覺呈現則是“以爽劇再現人文價值” 。作為一個具有現代意識的“穿越者”或“時間旅行者” ,范閑敢于直面皇權的威嚴而不屈膝跪拜(不跪慶帝,也不跪皇子) ,他對自己的顯貴身份(慶帝的私生子)也能淡然處之(獨立自主地生活,不愿被下人服侍) ,更重要的是他極為看重與侍衛滕梓荊的友誼,特別是滕梓荊為了保護他而犧牲后,面對慶國上下所有人“只不過死了個侍衛”的說辭,原本想要做個富家翁而安穩度過余生的范閑真正地出離憤怒了。一個侍衛的死,引發了主人公想要改變那個腐朽衰敗的舊世界的進取之心,說明它依然迎合了現代人的心理。而這種心理渴望,恰恰是對現代生活壓力、生存現狀的“想象性的補償” ,這也正是這部“網改劇”深受多個社會群體關注和歡迎的根本緣由。

  換句話說,對現代生活方式與現代精神理念的追求,貫穿于范閑后續的所有言行舉止中,而電視劇再現了這種新思想與舊制度之間的激烈沖突。通過“內庫財權爭奪”“牛欄街刺殺”“長公主退婚”“皇宮夜宴斗詩”等極端敘事場景的塑造, 《慶余年》成功地突出了范閑試圖改造社會、啟迪人心和傳遞變革種子的艱辛,這些情節,作為原著小說敘事沖突的聚焦點,極有可能會在第二季中得到視覺呈現。而諸如此類悲劇及其所彰顯的人性復雜性,在和《慶余年》一樣受到歡迎的“網改劇”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印證,例如觀眾所熟知的“大女主”題材“網改劇” 《甄嬛傳》 (2012) 、 《如懿傳》 (2018)等。 《甄嬛傳》對甄嬛一步步走向“暗黑”的心路歷程的合理刻畫,為觀眾塑造了一個渴望平等對待的個體在封建社會必然會遭遇的生存悲劇。主人公追求的更多的是一種對作為有自主意識的人的自我確認,但皇族勢力和君權天授的思想破壞了這種個性追求,這種不可調和的矛盾構成了她個人悲劇的根源,也是那個與現代社會對應的時代的縮影,正因為如此,甄嬛、沈眉莊和葉瀾依等具有獨立個性的女性的抗爭才被賦予了現代價值。對比而言, 《如懿傳》也在傳達一種自由平等個體之間的心心相印,當這種青梅竹馬的平等愛情不可得時,則會把矛頭指向人性最復雜的層次,這正是劇中驅使衛嬿婉陰謀陷害如懿而爭寵的心理動機,也可以將其理解為個體價值和身份認同缺乏而引發的“補償性悲劇” 。這些“網改劇”的成功,在于它們共同呈現了人性的復雜維度,這也恰恰反映了現代人對主體價值與獨立個性的復雜心理。正是因為如此, 《慶余年》所呈現的沖突才會如此深刻地觸及同為現代人的劇迷和觀眾心中的痛點與癢處。

  最后,電視版的《慶余年》通過視覺影像直觀呈現的方式,利用不到三分之一的“故事線”篇幅,完整地傳遞出了原著小說中并未直接表達出來的、符合當代人情感傾向的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具體來說,這種符合現代價值的思想內涵塑造體現在三個維度:其一是個人層面,涉及親情、友誼、尊重以及競爭對手之間的惺惺相惜。電視劇精準地表現了原著小說中范閑與林婉兒之間的情感生活,從一見鐘情,到相互尊重,再到兩心相知,愛情生活的甜蜜,長相廝守的承諾,為觀眾呈現了最柔軟親和的人情與人性。其二是社會層面,電視劇濃墨重彩地勾畫出了范閑與家人、師長、朋友甚至對手的親情、友愛、道義與尊重。特別是作為貴族子弟,范閑能與平民出生的王啟年、滕梓荊以及高達坦誠相待,這絕不是“布爾喬亞式”的矯情,而真正彰顯了具有現代意識的主人公的赤子之心。電視劇在這一方面的改編,恰恰彌補了原著小說配角人物“臉譜化”塑造的短板,提升了電視藝術的魅力。其三是國家層面。電視劇中所呈現的這個“后人類世界” ,慶國、北齊與東夷城處于一種戰亂紛爭的狀態,黎民百姓處于水深火熱之中,而讓天下恢復一統、所有人都過上自由平等的生活不僅是范閑和葉輕眉等“穿越者”奮斗的理想,也是陳萍萍、范建以及五竹等追隨者們心中默默堅守的“初心” 。沒有讀過原著小說的觀眾可能會對范閑一路“開掛” 、吊打一切反對勢力的劇情有所質疑,認為它不符合生活真實,這也是很多“網絡爽文”的一個共性的問題。不過,很多人在質疑“爽文”的過程中,往往會忽略掉一點,那就是,在這些“爽文”故事中主人公“開掛”“逆襲”和“扮豬吃老虎”的背后,總是包含著鮮為人知的刻苦修煉與砥礪逐夢的歷程,劇中對這些熱血洶涌的成長歷程與令人動容的家國情懷的描畫與渲染,正是對網絡穿越小說著力塑造“爽感”“逆襲”和“金手指”等商業化價值觀念的撥亂反正,傳達了當代“網改劇”努力構建社會正能量,引導民眾積極奮斗、創造美好生活的審美價值訴求。

  以《慶余年》 (類似的還有《亮劍》《甄嬛傳》 《瑯琊榜》 《白夜追兇》 《長安十二時辰》 《如懿傳》 《星辰變》 )等故事情節完整、人物形象豐滿、制作工藝精湛、藝術構思獨特與改編技術高超的“網改劇” (包括“網改動漫” )的成功,一方面反映了中國當代影視動畫產業制作、傳播與消費市場的日趨成熟與繁榮,給民眾的閑暇生活提供了更多可供選擇的精神消費產品,為民族文化產業的體系建構與自主創新作出了應有的貢獻;另一方面,它們和其他優秀國產影視劇一起,成功地塑造了許多符合當代觀眾欣賞口味與審美價值追求的人物形象,不僅極大地推動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型,而且豐富了新時代審美文化的思想內涵,并培養出一批又一批具有較高藝術修養與文化品位的電視藝術受眾群體,為中國文化走出去、全面提升文化自信的國家戰略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ㄗ髡呦蒂F州民族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


1
 
 
2
 
 
3
 

版權所有:四川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紅星路二段85號?郵編: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4002822號

新疆11选5试机号 麻将来了礼包大全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贵州茅台 广东麻将推倒胡必胜技巧 顶格申购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期货配资平台 搓麻将的技巧 000600股票分析 开心棋牌app 股票融资利率多少可以谈吗